◈ 第8章

第8章(2)

解釋,  「打是親罵是愛,我打你是擔心你下次又去玩水,給你一個教訓。」

「我才不相信你說的話,小胖哥說了,後媽都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陸安安噘着嘴,「你才來第一天,就跟我搶爸爸,把我擠到王嬸嬸家裡住,我就是不喜歡你。」

「誰稀罕你喜歡。」

楊念念也沒耐心哄着他,雙手抱着胸,也撅着嘴巴生氣的把頭別向一邊,梗着脖子不願意再跟陸安安說話。

陸時深拿着三個飯盒回到家裡時,面對的就是一大一小圍着小方桌對立而坐的場面,二人都繃著臉,看樣子相處的不太愉快。

陸安安雖然一直繃著小臉跟楊念念較勁,可看到陸時深回來,他心裏有些不安,小胖子說有了後媽就有後爸,他把後媽惹生氣了,爸爸會不會發脾氣?

「爸爸。」陸安安忐忑的叫了一聲。

「嗯。」陸時深把飯盒放在桌上,「去洗手吃飯。」

想起楊念念昨天看到紅燒肉時驚喜的眼神,他特意說了句,「有紅燒肉。」

陸安安見爸爸沒發脾氣,瞬間笑着跑出去洗手了。

楊念念見陸安安出去,她站起身對陸時深說,「你跟我進裡屋,我有話想問你。」

陸時深跟着楊念念進屋,還順手關上了屋門,許久沒住過人的屋子被收拾的一塵不染,床單被鋪的沒有一絲褶皺,看的出來,她很用心的收拾了這裡。

單身二十六年,從未和女生相處過,家裡突然多了一個貼心幫他收拾屋子的人,陸時深心裏湧起一股別樣的感覺。

他視線落在楊念念小臉上,刻意將語氣放的輕緩一些,「想問什麼?」

楊念念眼睛裏充滿怒意,氣鼓鼓的問,「你兒子都這麼大了,你之前為什麼不說?」

活了兩世都沒談過戀愛,剛穿越過來就被姐姐算計,她才二十歲就要給一個五六歲的孩子當後媽,擱在誰身上能受的了呀?

越想越委屈,再想到前世父母知道她死了得有多傷心,楊念念眼淚又失禁了。

「你有個這麼大的兒子, 你瞞着不說,你這就是騙婚。」她一邊哭一邊罵,「 我還以為當兵的多誠實呢,你就是部隊里的臭蟲,給部隊抹黑了。」

陸時深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眼淚竟然能跟雨珠子一樣,不斷線的順着臉頰往下落。

他抿着唇角,「我在信里跟你姐說過,以為你也知道。」

「你還跟我姐寫信傳情?」楊念念忽然覺得 心裏有點膈應。

陸時深看的照片也是楊慧瑩的,他同意這樁婚事,說明對楊慧瑩的長相滿意,二人該不會一直有書信來往,他一直喜歡姐姐吧?

「不是。」陸時深搖頭解釋,「我只是給她寫信說安安的事情。」

頓了一下,他又補充,「她沒回信。」

楊念念眼淚戛然而止,很快理清了思緒,「我姐知道你有個兒子,她不但沒告訴我,還設計我跟你扯了結婚證?」

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遺留的情緒作祟,楊念念覺得心臟像是被一根線扯了一下似的,有點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