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我刷短視頻,六國君主破防 第6章_季得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誰說我要尋秦國的麻煩?」。

商鞅話落,魏使身形一頓,眼中露出一絲迷茫。

「你…衛鞅,剛才,或許沒說清楚,你要知道,當你投奔的秦孝公逝去,你可是會被新王清算,處以車裂之刑。」

魏使話落,見到商鞅不為所動,依舊在搜尋秦使的身影。

魏使的臉上已經露出一絲茫然。

難道說,是時間太短,這商鞅不懂其中利害?

還是說,他太自負,覺得事有先覺,便能規避那些後果?

「衛鞅,難道說?你竟然還想留在秦國?我想,以你的智慧,應該不難看出,若你繼續留在秦國,終究難逃一死。」

魏使的話音剛落。

一身白衣的商鞅猛然起身。

「衛鞅在此,即出秦國相印,卻不見秦使,這便是秦國的待客之道嗎。」

聽到商鞅的高呼,偏殿中的秦孝公猛地一頓,一步踏入內堂。

「先生明見,並非我秦國待客不周,實屬汗顏。」

看到秦孝公親自出現。

商鞅眼中一亮,身形忽然上前一步:「士子衛鞅,願入秦國,求一客卿之位,不知國主是否同意。」

「你…先生!你…」。

「國主勿言,鞅,不悔入秦!」。

「好好好!你這書生好樣的!有你今天這句話,哪天,就算你真割了我的鼻子!我贏虔也認了!」。

贏虔高呼,六國使者盡皆漠然。

當商鞅的決定傳回六國之時。

六國君主集體破防。

魏王:「這商鞅!不識好歹!」。

他們以相印待之,爾卻寧願只在秦國當一個客卿?

……

秦惠文王時期。

看着天空中的天幕,剛剛繼位的贏駟一臉茫然。

然光幕所示,皆為他大秦所歷,贏駟已然明白,這天幕正在向他揭示未來。

直到他看到自己將商鞅車裂,贏駟的拳頭才猛然握住。

因為就在昨天,六國使者皆派使臣入秦,要求擊殺商鞅,而他秦國之內的所有貴族,也共同上書,要求治罪商鞅。

而他在不久之前,才剛從他公伯處返回,他的公伯贏虔也明確表示,商鞅必須死。

商鞅變法,雖然使得秦國脫離了弱小。

但其頒佈的律法,卻也觸碰了秦國所有貴族的利益。

茫然間,贏駟一步一趨,來到了關押商君的監牢。

「商君,贏駟無能!」。

看到贏駟來此,面容有些枯槁的商鞅,精氣神卻依然健在。

然透過其身後的天窗,恰巧便能看到一道天幕。

「大王不必如此,鞅只想問一句,若鞅伏法,新法如何。」

商鞅的話音剛落。

天幕之上,畫面已經徐徐展開。

【公元前338年,在位24年的秦孝公去世,十九歲的秦惠文王即位。】

【同年,公子虔狀告商鞅謀反,秦惠文王下令,車裂商鞅。】

【車裂商鞅,贏駟三年無朝,三年後,贏駟走出深宮,踏足朝堂。】

畫面至此,一個特寫忽然出現。

贏駟的身軀瞬時佔滿天幕,四個大字好似從天而降一般,逐一出現!

「秦,惠,文,王!」

【大爭之世,列國伐交頻頻,強則強,弱則亡!】

【商君之法,非酷律苦民之法,乃富國強民之法,秦必遵之!】

看到天幕上贏駟的特寫,一抹欣慰瞬時浮現於商鞅的面容。

「大王,鞅,無言,無憾,無悔。」

「商君!贏駟愧對,駟還可否請教先生。」

「大王,鞅已年邁,大王最好的老師,不正在那裡。」

商鞅所指,恰然便是高空天幕。

……

大魏。

看到天幕中,贏駟已然下令處死商鞅,魏王的臉上直接露出一絲深深的興奮。

公子卬:「大王,如今,孝公,商鞅已死,秦國新君繼位,這正是我等進攻秦國最好的時機啊。」

公子卬的話音剛落,天幕之上便出現了贏駟的特寫。

看到贏駟如此氣度,公子卬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是多年的丞相生涯,卻讓他很快反應過來。

「眼下秦國內憂外患,這新君竟還敢遵循新法,據臣所知,以甘龍,杜摯為首的貴族,已然生出廢君之意。」

「臣建議,待到秦國發生內亂,我大魏國可號召各國,聯合攻秦!」。

公子卬話落,老魏王僅僅輕抬了一下眉毛,並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他魏國經歷了桂陵,馬陵,還有河西之戰,早已失去了霸主國的地位。

然而失敗歸失敗,但他卻永遠都忘不了天幕上的那句。

【一個王者,帶着兩個青銅出征了。】

而如今,昔日的王者,上將軍龐涓已逝,雖然魏王並不清楚青銅的意思。

但是他卻從其字裡行間,魏王卻感受到了深深地貶低之意。

「是否攻秦,日後再議,傳我詔命:罷公子卬丞相之位,命惠施執我大魏相印。」

「大王…這。」

「帶下去!」。

自此,公子卬落幕,新任丞相惠施上位。

「惠施,派遣信使,去往秦國,就說,我魏國和齊國要彭城相王,邀請他秦國前來觀禮。」

「大王,以臣看來,此事應該待到天幕變化之後,再行定奪。」

面對惠施的提議,魏國大臣盡皆贊同。

因為自從天幕出現至此,其上所示畫面,相當於讓他魏國重溫了一遍歷史,但此刻,天幕所示,卻已經指向未來。

「區區一個秦國新君,毛頭小子,何以如此慎重?勿等,直接派出使者。」

恰在此時,天幕畫面再次展開。

【秦國新君主政,魏國派遣使者,邀請秦國前往彭城觀禮,秦王曰:魏使,秦國若要前往彭城相王,該當如何?】。

魏王:「……」。

【魏齊相王,秦國新君欲往,然因商鞅一事,贏駟三年不朝,以甘龍,杜摯為首的貴族群體,已然不耐。】

【為恢復穆公時期舊制,在秦王新君前往彭城相王之際,以甘龍杜摯為首的貴族群體,聯合義渠,已做好了謀逆的準備。】

看到此處,魏王那僵硬的臉色,瞬時舒展:「哈哈,這秦國新君果然狂妄,僅僅只是打了一次勝仗,便已狂妄至此。」

「在其國內如此動蕩之際,他竟然還有心情去彭城相王。」

「如此的話,本王倒是有些想他成為自己的鄰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