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我刷短視頻,六國君主破防 第9章_季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昭陽令尹,刀下留人!」。

「這張儀殺不得啊。」

見到太子來此,還有他的命令,此時的昭陽令尹也有些發懵。

「太子殿下,從天幕看,這張儀報復心極強,若不殺這張儀,來日,他必會再來我楚國。」

「太子殿下放心,臣會處理乾淨此事。」

「哎呀!昭陽令尹,這張儀殺不得啊,如今,我楚國正與齊國交戰,一旦擊殺這張儀,我們如何向秦國交代?」。

「太子殿下,您是我楚國太子,何以懼怕如此?」。

看到昭陽令老邁,且一根筋,此時的楚太子耐心極了。

「令尹,若是眼前之人是秦使,你敢殺嗎?」。

「若是秦使,那自然殺不得。」

「我的令尹大人,那你覺得,一般的秦使他能比的上張儀?」。

昭陽令尹:「……」。

「那,太子,我們真的要放了他?」。

「放!不僅要放,而且我還準備親自派人將其送往秦國,屆時,秦楚兩國締結盟約,那齊國必會忌憚,甚至於直接退兵。」

「那,若是這張儀,以後再來我楚國怎麼辦?」。

聽到此言,楚太子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猶豫。

尤其是想到張儀那戰國第一詐騙犯的頭銜。

想到此處,楚太子心念一轉。

這張儀來楚,八成是要來楚國締結盟約,屆時,他只要直接同意便是了,只要他不搶我媳婦,將其送歸秦國,才是最好的選擇,畢竟現在,他可還沒當上楚王。

念定後,楚太子直接道:「昭陽令尹莫憂,料他張儀也不敢像對付魏王那樣,對付我楚國。」

「既如此,那就依太子殿下便是。」

說完,昭陽令尹轉頭看向張儀,眼中充滿了深深地驚嘆:「來人,給秦相鬆綁。」

畫面繼續。

【張儀入楚,以竊城文檄面見楚王,楚王大樂,後,張儀談古至今,以聯姻事宜,從楚上八輩,言之十八輩。】

【楚王大喜,問詢秦國所送美婦何在。】

【張儀曰:非是送與大王,而是為秦君求親。】

畫面至此,眼中尚余驚嘆的昭陽令尹忽然感到一陣殺氣。

「太子,你拔劍做什麼?」。

「太子,這,這張儀不可殺啊!來人,快攔住太子!」。

「放開我,我要殺了這個狗賊!」。

看到憤怒的楚太子,張儀一臉麻木看向高空。

「天幕,求你了,你再展示下去,我…我張儀就要失業了啊!」。

【張儀入楚,與楚結盟,後與羋月一同歸秦。】

【同年,因魏王仍不履行盟約,秦王出兵攻魏。】

【秦國出兵,連戰連捷,很快,整個河西之地,便盡數納入秦國掌控。】

【在秦國強大的攻勢下,魏國不敵,隨即派遣惠施,前往秦國求和。】

畫面至此,還在氣頭上的老魏王心中咯噔一下。

「他…他秦國,竟然真的敢出兵?」。

【魏國派惠施前往秦國,欲再獻十五城,以締結盟約。】

【然張儀曰:我秦大國,從來不接受這種不平等的條約,我秦國要簽,便只簽平等條約。】

「哈哈,到底是我魏人,這張儀還是向著我魏國的嘛。」

魏王大笑,惠施卻從中看出了不對的地方。

「大王,切莫高興太早,這張儀被天幕評為戰國第一詐騙犯,臣雖不明其意圖,但是想來,事情卻絕對沒那麼簡單。」

「什麼簡單複雜,我看是這秦國也不想繼續打下去了吧?」。

【張儀拒絕魏國獻城,隨即言道:在我秦國有一處龍門邑,我秦王欲效仿中原,於龍門行臘,隨即相王。】

【秦國要求,相王之際,請魏王,趙王,韓王一同參加,其餘列國派遣使臣前往即可。】

看到此處,老魏王臉上的笑意便逐漸消失。

【張儀要求,惠相欣然同意,卻在此時,張儀話鋒一轉:在相王之後,我秦王會乘車攆,巡視萬民,此乃我秦王無限風光之時,屆時,還請魏王,為我秦王馭。】

「來人!來人!那張儀可否找到?給我將他剁成一萬零八塊!丟出去喂狗!」。

「我…我…」。

「大王!您怎麼了?太醫!快傳太醫!」。

另一邊,楚太子剛在昭陽令尹的勸說下,收起長劍。

可是在看到張儀竟然敢讓魏王為秦王牽馬之時。

此時的楚太子是真的動了殺心。

這張儀的一張嘴,屬實恐怖,他甚至可以做到連十萬大軍都做不到的事情。

如此一來,他可不想這麼容易的將他放回秦國了。

當楚太子將審視的目光投向張儀。

張儀瞬時回應以略帶尷尬的笑容。

「張儀,本太子問你,你可否願意加入我楚國。」

「太子厚愛,張儀早有入楚之心,只要太子同意,張儀願為楚國效力。」

聽到此語,楚太子的殺氣已經慢慢消退。

「張儀,算你識相,先前,但凡你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那這劍,怕是不會答應。」

「不過,我楚國可不比秦國,我們也不需要魏王給我們牽馬,你還是去秦國吧。」

「無緣楚國,實乃張儀之憾,既如此,那張儀這便離去了。」

「等等!」。

聽到楚太子的呼聲,張儀的身形僵硬。

這楚國,他真的是待不下去了。

縱使他再能說,可他也架不住那頭頂的天幕啊。

「太子還有何事?」。

「哦,先生大才,我楚女多為敬仰,此刻,她們正在昭陽令府,期待與先生一見,先生可願賞光?」。

「一切遵從太子的安排。」

張儀走在前方,後方太子和昭陽令尹遠遠吊在其後。

「太子殿下,這之前,我楚國何曾有楚女知曉這張儀的名號,更不用提仰慕了,太子殿下這是。」

「以前沒有,但是現在有了,令尹大人,你現在立刻傳我命令,挑選一百楚女入府,你告訴她們,一個月的時間,她們若能得有子嗣,賞萬金!」

「太子殿下…這…老臣…老臣啟能做這等齷齪之事?」。

聽到昭陽令尹的驚呼,楚太子也是隨即一愣:「令尹,我記得不錯的話,在前不久,你才續了第二十七房妾室吧?」。

「太子殿下,此事就交予老臣,老臣這就去準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