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小說謝德音周戈淵 第9章_季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那嬤嬤剛才看得清楚,開門的是一女子,世子爺進門時,神色愉悅,顯然是樂的見那女子的。

大宅門裡的事情,她看的多了去了,這擺明是爺們兒在外偷猩,嬤嬤害怕世子夫人鬧得難看,便有心勸道:

「夫人,許是世子爺在此處有公事要辦,咱們進去再誤了世子爺的事兒。」

謝德音轉身看着嬤嬤,眉目間的淡然隱去,漸漸浮現一抹嚴厲。

「嬤嬤莫要哄我,方才給世子爺開門的,分明是一艷麗女子,如此門戶,且偷偷摸摸,若是暗門子的娼婦,是想毀了世子爺的身子不成!」

嬤嬤一聽謝德音的話,神色一凜,覺得她說的有道理,若是世子爺被一些暗門子的女人勾搭壞了怎麼辦?

當即讓跟着的護院把門打開,便扶着謝德音進去了。

這些時日周華月有了身孕,陸元昌總不得趣兒,新得的這個女子在知道投奔的親人已經病故,無依無靠跟了他之後,陸元昌快活了好幾日了。

原以為只是個模樣好的,沒想到真得了她,才知道妙處,身子清清白白,偏偏床笫間又那般妙趣橫生,讓他白日里當差時,也不時的念着。

這會進了房間,便有些迫不及待了,沒有留意院中進了人來。

等着謝德音推門而進的時候,兩人已經衣衫半退,聽着推門聲,陸元昌以為是丫鬟沒眼色,轉身待要呵斥時,看清楚來人,心中一驚,下意識便將懷中女子裹起來,擋在身後。

「你怎麼來了這裡?」陸元昌皺眉問着站在門口的謝德音。

「我也正想問世子爺,世子爺怎麼來了這裡?」

吳嬤嬤一看,世子爺還真是來此處偷煥,只能輕咳一聲道:

「世子爺,少夫人本是要去大觀音寺,路過此處時,看到世子爺的身影,便進來看看。」那曾想世子爺這麼管不住褲腰帶。

陸元昌臉色陰沉,吳嬤嬤是母親身邊的人,他自然是相信她的話,只是被人撞破,難免有幾分難堪。

「好好去燒你的香,亂逛什麼!」陸元昌興緻被澆滅,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謝德音臉上有怒氣,卻又壓着不發的樣子。

「自我過門三月有餘,我心知世子不喜我,所以未曾奢望世子爺多眷顧我。只是華月妹妹她剛進門,如今又有着身孕,世子爺有時間該多陪陪她。若是華月妹妹身子不便,我又不是那拈酸吃醋的人,通房丫鬟還是給世子爺張羅的,世子爺怎可將心思放在這些暗門子的娼妓身上!」

陸元昌聽謝德音提周華月有些心虛,再聽她說娼妓,便駁道:

「你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煙兒她清清白白的良家子,並非娼妓。」

謝德音心中冷笑,面上不顯。

「若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子,怎不見世子爺將她納進府里去?被她勾的青天白日讓世子爺逃了差事來此處苟合!」

陸元昌確實是當值的時候偷偷溜出來的,本就心虛,面對謝德音的話,自然硬氣不起來。

「爺們兒在外面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做主!回家去做你的事情去!」

謝德音今日彷彿是鉚足了勁要跟他過不去,偏偏不走了,走了進去,坐在椅子上。

「世子爺在外面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這妻妾內帷之事便是我分內的事。我不管她是什麼煙兒柳兒的,這般行徑,便不是正經人家能做出來的,世子爺今日若不給個交代,我這便去稟明公婆,你這世子夫人,我不做也罷!」

陸元昌捨不得謝家的萬貫家財還有她的嫁妝,自然不會看着她跟侯府鬧翻。

此時,床上的女子也穿戴好了衣服,趿着鞋下了床,行至謝德音跟前,跪下嬌聲軟語道:

「世子夫人開恩,奴本是蘇州人士,來京尋親,怎料親人病故,無依無靠下被世子爺所救。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才以身相許,若是奴惹了世子夫人不高興,世子夫人容不下奴,奴這就離去,只盼着世子夫人莫要跟世子生氣。」

這身段姿態,端的事秦淮煙波似的裊娜,梨花帶雨的抽泣,直看得一旁的陸元昌心疼萬分,一手將她拉了起來。

「你不用走,你是我的女人,已經跟了我,任憑誰容不下你,也得容!」陸元昌將她攬在懷裡,一副要給她撐腰做主的樣子。

那女子自然感恩戴德的看着他,凄凄楚楚。

「世子爺……」

彷彿粉身碎骨也甘願了。

謝德音心中冷笑看着這一幕,自己儼然已經成了棒打鴛鴦的老虔婆了,她看着這瘦馬,心中衡量着她跟周華月這白蓮花的勁兒,誰更技高一籌呢?

陸元昌被她這樣仰慕的目光看得心頭髮熱,心裏豪氣干雲,只想保護她的弱質芊芊。

「你只管安心,我今日就帶你進府,我看誰敢說什麼!」

說完,看向了一旁坐着的謝德音,原以為謝德音會吵着鬧着不準,畢竟納華月進門之前,她就鬧過。

沒想到她此時面上雖然生氣,卻也壓着一口氣說道:

「既然世子爺決定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這位煙兒姑娘,你收拾下東西,隨我進府去,若是公婆那邊應允,我自然無話可說。本來華月妹妹有身孕,我也有意抬一房妾室伺候世子爺。」

那柳煙兒得了謝德音的話,自然喜出望外,千恩萬謝。

陸元昌此時突然間想起,家裡還有一個周華月!

剛才熱血沖頭,只想着給煙兒撐腰做主了,竟然望了華月那兒不好交代。

他原本沒有將煙兒接進府中的打算,這麼養在外面多自在,若是接進府中,只怕華月會心裏不舒服,到時候在太后面前說些什麼怎麼辦?

可是看着柳煙兒此時高高興興的去收拾東西,剛才他也開口說要給她做主,這會不讓她去的話,不知道要怎麼才說得出口。

謝德音看着陸元昌臉上變換的表情,唇角翹起一個微不可察的弧度。

陸元昌,我要讓你一步步感覺所有的一切都脫離掌控,而你,卻無力再扭轉!

周華月,我當年所受的,你也要一點點的嘗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