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婚後才知,大佬他暗戀我多年池隱陸蓁蓁 第5章_季得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池隱住的地方在寸金寸土的市中心,這片有名的別墅區叫龍廷山水,是尋常人奮鬥十輩子都難以企及的房價。

像是常年不住人一樣,這裡冷清得沒有一絲煙火氣。

男主人基本不回來住,陸蓁蓁瞥了一眼,覺得這地方再空置一段時間就可以直接改造成鬼屋了。

老宅和龍廷山水離得不遠,比起池隱那個獨居單身男人的空宅,這裡被打理得井井有條,漂亮又溫馨。

房間是早就留好的,池家莊園山水秀麗,門口的小天使噴泉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蓁蓁回來了,王媽,午飯好了沒?」尤顏夕人未到,聲先至。

「哎,蓁蓁小姐來啦!」王媽笑出了褶子,坐在沙發上的池鍺也放下報紙看了過去。

對於陸蓁蓁的到來,池家上下都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讓她怪不好意思的。

尤女士做事雷厲風行,陸蓁蓁來的第一天,紅本本就拿到手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結婚的兩個主角連民政局都沒去,這婚說結就結了。

晚上,陸蓁蓁看着兩個紅本本發獃,想了想,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在自己所有的社交平台上發了一條動態。

微博上,數個用戶的關注同時響了一下,然後刷新出來了一條新消息——

一顆榛子V:【圖片JPG.】

幾分鐘時間,這條動態下面就湧出了成百上千條評論。

「太太結婚了?!」

「榛子怎麼不聲不響就結婚了?!」

「靠,我以為是更新了,興沖沖打開微博,居然刷出來了這個驚天噩耗!」

「嗚嗚嗚不可以,榛子你還小,麻麻不允許你這麼早就結婚!」

「每日一問,今天太太更新了嗎?哦,沒有啊,但是她結婚了,什麼!她結婚了?!那今天還更新嗎?」

還有兩個小時就零點了,陸蓁蓁發完動態後不敢耽擱,立刻生死時速開始趕畫稿,手機不斷震動,不用想她都知道,一定是編輯發來的催更消息。

陸蓁蓁是個鹹魚漫畫家,每天交稿時間能晚就絕不會早,她畫的不是少女心的戀愛小甜番,是熱血戰鬥番,畫風自成一派,雖然更新又佛又鹹魚,但是仍然不妨礙她一發出就作品大爆。

今晚劇情順暢的很,陸蓁蓁掐着點交了稿,甚至還有閑工夫多畫了主角的婚服圖。

夜貓子們守着點等更新,看完以後意猶未盡,對着婚服圖又是一陣跪舔。

「嘶哈嘶哈,這就是福利么,太太今天好勤奮,誇誇!」

「好棒!太太新婚快樂!ps:看在你今天結婚的份上,咕咕了其實也沒事兒。所以今晚的更新是意外之喜哎嘿嘿~」

「看完了,心滿意足,太太晚安!」

陸蓁蓁合上電腦喝了口水,再打開微信時,除了編輯的消息轟炸,還有閨蜜孔卿的十幾條信息。

「結婚!!寶貝你結婚了!你怎麼突然結婚了?!!」

「我看到你微博IP地址在京城,你已經嫁過來了嗎?!這麼快嗎?!你怎麼不告訴我!!」

「我訂了回國的機票,明天早上就到,寶寶你要是被威脅了就眨眨眼,卿卿姐姐來救你了!」

「我還是想不通,你嫁給誰了,你不是這麼草率的人啊……」

陸蓁蓁幾乎可以想像到對面的表情,她忍俊不禁:「沒有,是我自願的,情況有點複雜,等你回來了我們聊,沒有被綁架。」

事發突然,她自己都還沒緩過來呢。

陸夫人一周前說的相親,昨天沒見到人,她以為結束了,誰知道今天連人帶行李就一起打包過來了。

陸蓁蓁到現在還是懵的,她摸了摸紅皮的小本本,還是覺得有一種不真實感。

對池隱的印象其實並不是一片空白的,他們曾經上同一所高中。

陸蓁蓁的高中是在京城一中上的,那時候二叔二嬸忙極了,沒時間照顧她,於是她跟着陸老爺子來京城住了三年,高中的學業也就一起修了。

那時候的池隱還是個學習好的「不良」少年,整天獨來獨往,也不跟班上那群男生玩,孤僻的要死。

陸蓁蓁是跳級轉校生,高二轉到池隱他們班去的,可能池隱一點也不記得自己了,她倒是還有印象。

她記得有天放學的時候看到這個兇巴巴的少年幫初中部一群小孩揍了校外收保護費的混混,然後一臉不耐煩地準備走。

結果這群小孩拉着他的衣角把保護費硬塞給了池隱。

少年的表情又錯愕又黑,怪好玩的。

陸蓁蓁那會兒沒忍住笑出了聲,不知道他看沒看到自己,連忙跑了。

那時候她就想,雖然池隱看起來兇巴巴又脾氣不好,但是他應該是個蠻善良的人吧?

嫁給這樣的人,就算不能和正常夫妻一樣恩愛,但是和平相處總是能做到的。

池夫人告訴她,池隱還有兩三天就回來了,陸蓁蓁還沒想好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他。

明天還要去接孔卿,陸蓁蓁洗過澡後就睡了。

不知道是不是換了環境不適應,這天晚上她睡得不太安穩,夢一個接一個地做個不停。

一會兒夢到自己變成只兔子被頭狼叼住了後脖頸拖回窩裡去,一會兒又夢到印象里少年池隱那張俊美漂亮的臉滿是陰鬱嫌惡地看着自己說:「別以為我媽喜歡你我就會喜歡你了,商業聯姻里你們陸家能給池家帶來什麼利益價值?」

第二天早上睡醒以後,她疲累地揉了揉臉蛋,睡得雜亂的頭髮都透着一股子頹廢勁兒。

這夢她記得格外清楚,陸蓁蓁嘆了口氣,覺得夢裡的情況發生在現實里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池隱鴿了自己這個相親對象就說明他肯定不喜歡她,結果自己居然更不識趣地直接嫁了過來,他能不討厭自己嗎?

昨晚的夢說不定就是老天爺給自己的一個暗示。

陸蓁蓁坐在床上胡思亂想了一陣子,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不要靠近池隱,可能會變得不幸。